化妆资讯

划时代的技术化妆品未来的方向

@三亩

清华化工博士,前强生资深研发经理

致力护肤研究十五年

热爱文字的科学工作者

新英格兰夏天酷热难当,酒店的空调开得很大——中国人和老美体质不一样,不喜欢吹得头疼的冷风,都坐在离出风口稍远的区域。

@冬哥碰巧坐在我旁边,他刚入职强生,到总部做熟悉性的培训。

我好几个月前就过去了,做访问学者——所以不知道我旁边就是大老板。

“Johnson’s Medal”是公司研发大奖,老美很会做气氛,有时甚至会请诺奖得主来颁发,那天我们每个人都很期待。

@冬哥突然问我:“你在这里多久了?觉得哪个技术比较好?”

我有点犹豫,低声回答:“我觉E-powder不错,其他的还在看。”

@冬哥正色道:“我在这一行快二十年,见过的技术也车载斗量,这个E-powder真的是让我觉得眼前一亮,这可能就是未来的方向了。”

图片来自:Soogif

那是2007年。

“电”膜

Skillman是个在地图上几乎找不到的小镇,但是这个镇子上却有大设计师贝聿铭先生的作品——强生消费品公司的研发中心。满怀敬意地钻进这栋大楼,找到人力资源的同事,她领着我到了我的格子间。

我工位旁的哥们儿叫Ali。他看到我很高兴,马上邀请我实验了一下他的研究成果——有点像通电的面膜,但是没有水。

接上电源之后,皮肤有一点麻麻的感觉。

图片来自:Soogif

“这个有什么功效呢?”

“很多,正在研究的有抗老、抑菌、促进伤口愈合……”

“可是这样并不方便啊,大家还是习惯涂抹型的产品,这么大一片的东西,还要接电源,费劲。”

“是啊,所以老大正在带队攻关,做下一代的技术,叫做‘E-powder’。”

微电池

我在Skillman那段时间,整个团队日以继夜,都在做这个小小的“E-powder”。这个项目涉及到的部门之多,每个星期团队要开七八个协调会,从大老板到一线的生产工人,都要协调。

太辛苦,东西做出来的时候团队成员几乎个个眼含热泪。

图片来自:Soogif

E-powder成品是小小的“颗粒”电池,小到肉眼几乎辨认不清。

带我做实验的是个华裔的姑娘,叫做Jeannette,她拿给我看一堆黑色的细腻粉末化妆品技术,说这个就是E-powder了。

这个“微电池”由锌和铜两部分组成,会在接触到水以后开始“放电”。

曲折前进

刚开始的时候,大老板对这个项目满怀疑虑。

几次会议下来,团队都有点想要放弃了,但是启动这个项目的Ying不放弃。

这个中国去的科学家相信这个缓慢的但是持续的放电过程,他相信这种“微电流”能激发皮肤细胞的活力,产生一系列的功效。

其他部门没有人力支持,他就自己做实验。

一项一项地做,有害菌抑制、创伤愈合,以及最重要的,抗衰老(胶原蛋白再生),效果都非常让人吃惊。

图片来自:Soogif

一系列结果太棒了,项目组立刻有了信心,美国人好搞事情的情绪又上来了,给项目取了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叫做“E-nnovation”(谐音是Innovation,创新)。

大老板改变了态度,因为不管是“抗衰”还是“促进愈合”,无论体外实验还是临床测试,E-powder效果都非常明显。

于是专利律师入驻,同时配方团队也就配备齐全了——在露得清品牌下,开始准备上市。

强生是制药公司,一切都需要按规矩来,但是这个产品一路绿灯,居然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出了成品。

可是这个时候,麻烦来了——美国人并不理解“电”。

每次开调研会,一听到“electricity”(电)或者“electron”(电子)这样的词,那些参会的消费者代表就大摇其头:不行不行,这东西让我想起了“shock”(电击)和“pain”(疼痛)。

而且,为了保证产品的功效,生产出来的“微电池”(铜和锌组合)混合到产品料体中是呈黑色的,这个颜色美国人也接受不了——怎么会有这种产品?

图片来自:Soogif

最后虽然大家强推上了一个单品,销售却并不理想——这是个过于超前的技术,消费者还没有真正准备好。

反思

回头看E-powder,这个技术真的是我职业生涯中看到的最棒的发现化妆品技术,没有之一。

因为它不同于普通的“新分子”的发现,不是「烟酰胺」或者「果酸」,而是彻底改变了护肤品的起作用方式——从给出一个“物质”,到给出“能量”。

“装”一点的说法,这是“范式”,之前的所有技术,是牛顿时代的;而我相信E-powder以及之后的技术,是爱因斯坦和量子力学时代的。

图片来自:Soogif

虽然时隔多年,这个技术还没有落地,但是我相信终究有一天,这种新的“范式”会带着强大的能力席卷整个护肤行业,带来全新的“既温和又高效”的产品。

很多年以后,我再回头看E-powder,总感觉有一种“壮志未酬”。

可是我师傅跟我说,大部分的技术,都会被发明好几次——只有最后一次会被记住。

比如飞机,在怀特兄弟之前,还有李林塔尔。

比如电话,在贝尔之前,还有意大利人梅乌奇。

最终实现大规模应用的那个人(或者公司),会被授予发明的荣誉。

希望这个方向上,老东家能够笑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