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动态

全球美妆CEO薪资排名谁年入18亿元?

在疫情的考验下,全球美妆市场瞬息万变,美妆巨头的CEO们作为“最强工”,显然没有选择躺下。

当工人的参与度以全球美妆集团的CEO为基准时,业绩和股价就成为影响薪酬的重要指标。

日前,根据“2021美妆CEO薪酬”排名,科蒂集团的苏娜比成为迄今为止美妆行业薪酬最高的CEO,而她在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年度薪酬为2.838亿美元(约18.98亿元人民币),可以说是最好的了。

同一统计期内:

雅诗兰黛集团的Fabrizio Freda以年收入6599.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41亿元)位居第二;

WalgreensBoots Alliance 的 Rosalind Brewer 以 2833.35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2.83 亿元)的年收入排名第三;

强生前CEO亚历克斯·戈尔斯基以2674.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79亿元)的年收入位列第四。

前宝洁公司首席执行官大卫泰勒以 239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1.59 亿元)排名第五。

此外,紧随其后的是Bath Body Works的Andrew M. Meslow、Colgate-Palmolive Co.的Noel Wallace、Victorias Secret Co.的MartinWaters、欧莱雅集团的Nicolas Hieronimus等。

科蒂历史上最年轻的CEO,为什么年收入18亿?

Sue Nabi 是一位出生于阿尔及利亚的法国工程师,接受过营销管理高级硕士学位的培训。她一直在运用她敏锐的品牌建设技巧和多元化的整体布局来做科蒂多年来没有的首席执行官:快速启动科蒂。

△苏娜比

在截至 12 月 31 日的财年第二季度,科蒂连续第六个季度业绩“达到或超过预期”。

科蒂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2022财年第二季度,科蒂净利润为15.78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0.42亿元),同比增长12%。根据报告,主要增长来自两个业务部门的增长:高端美容部门和大众消费美容部门。2022财年上半年,科蒂实现净利润29.49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7.71亿元),同比增长16%化妆品奢侈品牌,较上半年亏损2730万美元有所改善2020-21 财年。该公司还将其债务减少了5亿多美元。

与此同时,科蒂股票继续上涨。2020 年 7 月 2 日,Coty 的大股东 JAB 的创始合伙人 Peter Harf 宣布任命 Nabi,Coty 股票收于 4.45 美元,2022 年 3 月 15 日收于 8.46 美元。

显然,这只是纳比的开始。“有机会带领全球 Coty 团队通过建立一个更现代化的新科蒂来引领未来,我深受鼓舞和兴奋。”

在加入 Coty 团队之前,Nabi 在欧莱雅工作了 20 年。她于 1993 年开始在欧莱雅担任零售代表,直到 2009 年成为兰蔻全球总裁。在欧莱雅任职期间,她倡导美容的多样性,并重塑了巴黎欧莱雅的广告和品牌形象;带领兰蔻推出多款新品,包括由女演员朱莉娅·罗伯茨 (Julia Roberts) 推广的香水“La Vie est belle”。

离开欧莱雅后,Nabi 与联合创始人兼朋友 Nicolas Vu 共同创立了 Orveda,这是一个新时代的奢华纯素和中性护肤系列。该系列在美国、英国、法国、瑞士、墨西哥、德国和意大利的豪华水疗中心和医疗水疗中心均有销售。Nabi 在加入 Coty 之前于 2020 年出售了 Orveda。她随后被任命为科蒂历史上最年轻的总裁。

不可否认,科蒂是香水领域的长期领导者,但自 2016 年从宝洁公司收购 41 个美容品牌以来一直在苦苦挣扎,长期努力成为前五名的美容公司,但结果并不好。

凭借经验丰富的高管和企业家思维,Nabi 采取了全球和本地化的增长方式,包括进一步扩张 Kylie Cosmetics 和 Kardashian 的美容品牌,Kylie Jenner 更注重年轻人和社交媒体,并得到美容品牌 KKWBeauty 的支持。

Nabi 表示,Coty 将专注于在当前环境下具有弹性的领域,例如以健康为导向的美容、护肤、直接面向消费者 (DTC) 的业务和亚洲市场。

做“最强工帝”,业绩是硬指标

Fabrizio Freda 于 1982 年加入宝洁公司,最初在健康和美容部门工作了十年,然后在全球零食部门工作,在那里他推出了著名的品客薯片。2009年,他接替雅诗兰黛夫人的孙子担任雅诗兰黛集团首席执行官。Freda 通过将美容巨头雅诗兰黛的资本从 64 亿美元飙升至目前的 90 亿美元,使销售额和就业增长翻了一番。

值得一提的是,Fabrizio Freda 在 2016 财年的薪酬同比增长 5.1% 至 1450 万美元,其中包括 190 万美元的基本工资、470 万美元的奖金和 790 万美元的股权。

△法布里齐奥·弗雷达

十多年来,在 Fabrizio Freda 的领导下,家族企业雅诗兰黛的盈利能力翻了一番多。通过结合数据和创意,它改进了公司的数字化战略,加强了品牌在中国千禧一代中的关注度和营销计划。

在其任职期间,雅诗兰黛集团还收购了多个品牌,包括高端香水品牌 By Kilian、法国独立香水公司 Editions de Parfums Frédéric Malle、高端独立香水品牌 Le Labo 以及由其创立的奢华护肤品牌罗丹。造型师琳达·罗丹·奥利奥·卢索。此外,这位意大利经理正在积极推行集团在全球范围内提高研发、供应链和电子商务能力的计划。

Alex Gorsky 自 2012 年起担任强生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在此期间化妆品奢侈品牌,他监督研发投资增长 60% 以上,到 2020 年达到 120 亿美元,使强生成为业内最大的研发投资者之一,以及数百次收购和合作,Relationships 推动了公司在三个领域的增长,并根据 2021 年的指导将调整后的每股收益提高了约 85%。强生公司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戈尔斯基已于 2022 年 1 月 3 日卸任,但仍以 2674 万美元的年薪位居榜首。2021 年是他担任强生首席执行官的最后一年。

△亚历克斯·戈尔斯基

名单上的前宝洁公司首席执行官大卫泰勒也已离开。David S. Taylor 在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约六年后,将于 2021 年 11 月 1 日辞去公司首席执行官一职。David Taylor 的 CEO 职位现已由 Jon R.Moeller 接任。自 2021 年 11 月 1 日起,大卫·泰勒将担任宝洁公司执行主席。

△大卫·泰勒

David Taylor 于 2015 年成为宝洁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自 2015 年 11 月以来,宝洁公司的股价已上涨 81%。值得注意的是,2015 年 11 月是泰勒开始担任首席执行官的月份。泰勒于 1980 年加入宝洁,在此过程中,他担任过多个职位,在宝洁几乎所有的核心业务中担任越来越重要的职务。

泰勒在任职期间重振了宝洁的增长,通过简化公司的管理结构和授权企业领导者在其特定职责领域推动卓越运营,使宝洁的业绩恢复到可持续、平衡的增长和价值创造。他还在宝洁的投资组合优化战略设计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并自 2015 年起领导公司的转型。

“这群印度美容消费者更愿意扩大视野,探索他们从未尝试过的新产品——他们可能来自中国或韩国。” – K Venkataramani,Health Glow 首席执行官

邹新臣 文

7月21日,印度最大美妆零售商Health Glow(以下简称HG)CEO K Venkataramani出席了由“Cosmetics Design”举办的“印度活力美妆”系列活动。论坛上,文卡塔拉马尼指出,印度美容市场“焕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

根据 Venkataramani 的报告,根据 HG 过去三个月的数据,口红产品的销售额飙升了 94%;其次是阴影和腮红类别,分别增长了 72% 和 66%。此外,该零售商观察到防晒产品以及底妆和眉毛产品的销售额增长了 57%。

“毫无疑问,消费者已经拉开了报复性消费狂欢的序幕。” 文卡塔拉马尼说,“此外,疫情后的这群美妆消费者更愿意拓展视野,探索从未尝试过的新产品。产品——可能来自中国,也可能来自韩国。”

从“致命一击”纯天然到拥抱化学

美容文化在印度根深蒂固,但在那里,女性是在古印度医学的影响下长大的。他们相信全天然成分的价值——椰子油使头发光滑强韧,姜黄面膜使皮肤焕发光彩。

“天然的,纯天然的!我们的消费者曾经期望我们产品中的一切都来自大自然,他们认为在其中添加任何形式的化学物质都会对皮肤有害。” 印度护肤品牌 Suganda 的创始人 Bindu Amrutham 笑道:“也许他们真的比全球趋势领先了几十年(指的是当前的‘素食主义’美容趋势),但当时,我们不得不爬到商店的顶端,一个喇叭喊道:不管是天然成分还是化学物质,都要先通过安全测试!别把十天发酵的紫菜汁涂在脸上!”

令 Bindu 欣慰的是,她和她的同事们付出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印度美容市场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虽然许多印度女性仍然痴迷于自制美容产品,但更多的消费者已经接受了现代科技——尤其是在护肤品方面。印度的护肤品消费在过去五年一直呈上升趋势,市场咨询公司 Global Data 预测这一趋势将在未来继续上升。

“随着印度消费者不再‘为’全天然‘而死’,而是一代又一代地关注成分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品牌也在想出更多创新的方式,以消费者理解的方式呈现技术含量Dyou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Shamika Haldipurkar 说。“这也得益于社交媒体的发展,以及TikTok上的美妆KOL对消费者教育的贡献。今天的印度姑娘们谈论她们昨天使用的产品,提到的关键词是‘烟酰胺’和‘A醇’’或其他化学品,而不是蜂蜜、蛋清或不明草药汁。”

Dyou是印度一家“成分方咨询公司”,解决消费者对护肤成分的困惑,提出植根于科学的解决方案。该公司成立于 2020 年,正值 Covid-19 大流行初期。但在Shamika看来,疫情为公司提供了一个黄金机遇期——居家期间,消费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渴望学习护肤科学知识。

从“自立”到“睁眼看世界”

印度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每天有近万名印度新贵成功步入中产阶级行列,其中不乏白领女性,她们和世界各地的白领女性一样,有着严格的美容标准。自己,这也是印度的美。近几年彩妆市场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印度另一家美容零售商 Purplle 也证实了这一观点。

“今天,我们平台上最热销的两个类别是爽肤水和精华素。但在 2018 年,血清在印度的谷歌搜索量很少,墨粉也是如此。在我们当年的消费者调查中,80%的消费者更愿意使用传统的方法——拿些发酵米水擦脸,而不是去商场买爽肤水。”Purplle 首席执行官 Manish Taneja 说,“除了传统的影响,也很难有钱。限制印度消费者的选择。随着经济的好转和眼界的开阔,他们现在有足够的信心将目光从‘老式’廉价的传统护肤品转向海外新品。”

图为 Purplle 首席执行官 Manish Taneja

据 Taneja 介绍女士化妆品品牌,目前印度最受欢迎的海外产品并非来自欧美,而是 K-Beauty(韩妆)。“与主要针对白人和黑人设计的欧美产品相比,针对亚洲人的韩国产品更受印度当地消费者的欢迎。毫无疑问,K-Beauty 的浪潮已经逐渐抵达印度。”

“Purplle 最近推出了一款以蜗牛精华为主要成分的精华液,并在一周内售罄,一度成为我们最畅销的产品,”Taneja 说。他还坦言,他对韩国产品在印度市场取得的成功感到非常惊讶。“老实说,蜗牛股票在日本或中国等其他亚洲市场是一种过时或过时的成分,但在印度受到了热烈欢迎。”

正如 Taneja 所说,Innisfree、The Face Shop、兰芝和 TOLYMOLY 等韩国化妆品品牌正积极瞄准印度市场进行扩张和投资。Innisfree 在新德里、加尔各答、班加罗尔和印度东北部的主要城市设有实体店,并打算在印度南部城市开设新的实体店,进一步扩大其足迹。其余的韩国品牌倾向于采取线上为主,线下为辅的组合销售方式。据INDIA RETAILER(印度零售新闻)对另一家印度美妆电商平台Nykaa的报道,该公司与部分韩国美妆品牌(Nykaa并未透露是哪些品牌)签订合作协议,将其带入印度市场,公司总收入大幅增长。

因此,Taneja 认为 K-Beauty 可能会成为印度美容市场的下一个大趋势。“印度消费者对 K-Beauty 的喜爱度和信任度很高——这可能是因为社交媒体上有大量韩国美容博主。75% 的消费者选择使用韩国产品。”

然而,英敏特南亚美容和个人护理部咨询总监Sharon Kwek提出了反对意见。她指出,由于价格原因,“韩流”在印度市场的登陆可能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顺利。

“我确实认为 K-Beauty 对印度消费者来说太贵了,他们必须为这些产品支付昂贵的进口关税和所有其他费用。根据我们的数据,印度消费者在化妆品上的人均消费为每年 12 美元。的确,印度的中产阶级正在大规模增长,但他们也有其他开支,不会将全部薪水花在美容产品上,”Sharon 说。

她认为来自中国的C-Beauty(中妆)对于印度消费者来说是比K-Beauty更好的选择。“我们都知道中国人善于提前规划,印度几乎每个城邦都在中国设有工厂。如果中国化妆品企业打算进入印度市场,他们很可能会选择在印度生产产品,这将帮助他们极大地造福消费者,降低成本。此外,近年来,中国美容化妆品行业不断升级,他们善于从国际大牌和流行产品中汲取灵感,调整生产自己的产品。女士化妆品品牌,但价格只有大牌的三分之一,这正是印度消费者所需要的。”

“但到目前为止,C-Beauty对印度市场的态度相当谨慎,他们更愿意将目光投向东南亚市场,例如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这可能与两国经常发生冲突有关。 《印度时报》记者Anjana Sasidharan在报道中写道,“以C-Beauty的佼佼者PerfectDiary(完美日记)和Florasis(花西子)为例,这两家公司都在社交媒体上拥有强大的在线追随者,这对他们很有帮助。进入东南亚新市场后迅速建立规模。在印度的 TIKTOK 上,你也可以看到 Florasis 的宣传视频获得了超过 10,000 条评论和超过 30,000 条转发和分享。当我们在 Instagram 上发起一项名为

Anjana认为,印度消费者确实认可C-Beauty的品质,也会分享转发中国化妆品的宣传视频,感叹自己的美丽,这将成为C-Beauty进入印度市场的优势。但她也指出,当问题“我在哪里可以买到C-beauty品牌的产品?” 在社交媒体上,总是有“小心,他们来自我们的敌人”之类的评论。“自然地,PerfectDiary 和 Florasis 的印度粉丝会捍卫他们最喜欢的产品,而反对者会带来更多的盟友来试图压制他们的声音——品牌和产品本身在无休止的争吵中被遗忘了。在一个问题中购买韩国化妆品,你几乎看不到这一点,”Anjana 总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