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资讯

例如2020年9月承担POLA-ORBIS集团的研发、生

日中化妆品国际交流协会理事长 杨建中

日中化妆品国际交流协会(下称“协会”)于2022年4月2日迎来了成立10周年的纪念日。10年前的2012年,日中两国之间的紧张局势不断升级。对协会前景的质疑之声不断传到创立者杨建中的耳中。尽管如此,杨建中仍然决定设立协会,这是因为他对祖国——中国,以及曾留学、工作、生活的日本都怀有强烈的情怀。杨建中表示,一开始就并非是为了日中友好,而是为了在化妆品领域构筑两国相互切磋的关系。这一理念在10年之间逐步传播开来,目前协会会员企业数已达161家,其中中国101家、日本60家。

另一方面,日本和中国的市场环境与10年前已大不相同。中国的人均化妆品消费额已经由日本的1/10增长到了1/5。随着经济的发展,追求高品质的日本产品的客户层也越来越多,两国的商机都在增加。当然,两国间的化妆品市场也存在着进口法规限制等方面的风险。不过,为了企业的发展,日中联动正在变成越来越重要的因素。

在这种形势下,杨建中提出了新的关键词——“日创”。正因为10年来一直发挥日中间桥梁的作用,杨建中理事长认为如果能把是日本精工细作的优势与中国旺盛的需求及资金能力相结合,就有可能在日本及中国市场分别打造出成功案例。我们特邀杨建中理事长谈谈对日中化妆品市场的看法、以及协会未来的作用。

协会成立的原点是日本的待客之道

Q:协会迎来成立10周年,对于协会的意义,您是怎么看的?

杨建中:请允许我讲一段往事,相信您听了会更理解我的心情。我出生在北京郊外,22岁时来日本留学。那是1985年的事了,当时的情形我还记忆犹新。其实大学毕业后,我留校在大学的研究室工作。但不到一年,我就选择了出国留学。因为我对美国和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心有向往。当时日本和中国的经济实力可以说有天壤之别。举个例子,我在福井大学留学时,手上的现金只有5000日元。那也是我能带到日本的全部现金,因为我父母当时作为学者的月薪换算成日元也就是500日元或1000日元左右。而当时在福井打工的时薪是700日元。我一边上大学一边在当地的寿司店打工、一个月可以挣到2万多日元。人们天生都追求富足的生活,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中国年轻人都是怀揣梦想来到日本的。幸运的是,在福井的生活让我接触到了日本的美好价值。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那也是我后来成立协会的原点。

Q:请具体谈谈。

杨建中:虽然现在我说日语没任何不方便,但当时我既听不懂、也不会说。因此,平时晚上每天都是打工刷盘子,忙的时间段也会帮忙给客人结账。虽然不懂日语,但懂数字。中国人擅长数学,我通过心算就可以结账。打工是18点集合,吃了工作餐后开始干活。但寿司店的老板每次都悄悄对我说“别吃太多”。等到了22点工作结束后,他就让给我坐在吧台席,给我捏各种寿司吃。因为我见过客人的小票,大约知道寿司的价格。对于我这样来自海外的穷学生来说,老板的贴心照顾让我非常感动。休息的时候他还会开车带我去兜风、招待我去家里做客,让独在异乡的我不至于感到孤独。人和人之间的温暖交流,让我终生难忘。这段经历也让我萌生了利用自己熟悉日本和中国双方的优势、为两个国家做点贡献的念头。不过,后来我进入了宝洁,又赴美国工作,所以一直未能有具体行动。

Q:您觉得是在离开宝洁、独立创业后迎来转机的吗?

杨建中:那是2009年。独立创业后,我经常往返于日中之间,在对两国生产企业的业务结构、技术以及服务等进行了充分的学习和了解后,确信在化妆品领域日中之间是完美的互补关系。比如:日本少子、老龄化严重,而且女性从头到脚都已经在使用各种产品,很难催生新的品类,市场规模的扩大也几乎无望。但中国恰好相反。虽然现在少子、老龄化也开始成为问题,但城乡的差距依然存在,化妆需求仍有很大的挖掘空间。另外,在我的专业领域护发这方面,日本人和中国人的头发特征相似。日本在化妆品技术方面处于世界领先水平,IFSCC(国际化妆品技术者会联盟)的最优秀奖很多都由日本企业斩获,也足以说明这一点。这方面中国还是有差距。我认为日本的技术能力、品牌育成方法、流行趋势打造手法要比中国领先40年。当然,这个差距今后应该会快速缩小,但目前中国还有很多可以向日本学习的地方。

Q:所以为了促成优势互补的合作,您成立了日中化妆品国际交流协会?

杨建中:协会的名字我之所以选择使用“交流”而不是使用“友好”,也是为了表示目的不是搞好关系,而是提供一个让双方企业通过相互切磋有所收获、帮助成长的平台。相信如果是单纯作为一起玩得开心、交朋友的平台,会员企业数应该也不会增加到这么多吧。

Q:请介绍一下通过日中两国交流产生的成果。

杨建中:协会以两个方面的信息传播为核心。一方面,针对中国企业,我们传递日本的研发动向及理念,为中方提供改进现状的契机。另一方面,面向日本企业,我们在正确传递中国的法规制度等的同时,也利用我们的信息网为其提供未来的展望。共享彼此的信息、增进理解是打造日中之间新合作的基础。例如,2020年9月,承担POLA-ORBIS集团的研发、生产业务的POLA化成工业前沿研究中心与世界屈指可数的中医药品企业云南白药集团的“云南白药集团健康产品有限公司”就化妆品新成分的研发达成了合作的共识,就是由我们日中化妆品国际交流协会促成的。另外,虽然不便公开,除此之外的日中企业间合作案例还有很多。我想这也是因为我着重交流、而非所谓“友好”的理念得到了共鸣。

日本化妆品的软实力领先于中国

Q:您认为日中化妆品市场还有发展空间吗?

杨建中:我在福井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后,在大阪市立大学获得了工学博士学位。作为研究员加入宝洁已经是1994年32岁的时候了。从事商务工作算是很晚的年龄了,但在日本和美国研究头发护理非常有趣。对人来说最重要的是生命国际品牌化妆品,因此大家非常重视健康。不过健康得到保证后,接下来就是追求美了。健康护理和美密切相关。而且现在人们的平均寿命不断延长,被称为人活百年的时代,我认为化妆品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Q:鉴于乌克兰的局势,日本企业也在重新审视中国的风险。对于这一点您怎么看?

杨建中:这与协会成立时的情况非常相似。全球市场的和经济走势风云变幻。有好的时候、自然也有不好的时候。甚至也有一方好、另一方不好的时候。不如说,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关系一直处于完美状态的反而比较罕见。确实国际品牌化妆品,最近出现了一些新的风险以及让人顾虑的事态。但是,如果等、经济恢复正常后再启动商务活动,则为时已晚。因此,我认为重要的是保持一贯性,因此也在考虑协会需要在“交流”的基础上更进一步。

Q:请具体谈谈。

杨建中:正如我前面所说,协会的目的是提高日本和中国各自的竞争力。为此我们应该充分利用两者间完美的互补关系。在此基础上,我认为今后一起进行“日创”会成为关键词。之前的合作模式基本都是日本企业先在日本开发、在日本生产、在日本市场销售,然后再拿到中国。然而,仅凭这样难以应对瞬息万变的中国市场的需求。话虽如此,要在日本和中国同时推进业务需要庞大的经营资源,这也是瓶颈。于是,就需要将日中双方的优势做乘法。由擅长精工细作的日本负责品牌及产品的开发,由资金力量雄厚的中国企业做后盾。这样的话,产品就能更快进入中国、也更容易制定符合当地实际情况的营销策略。目前已经有日本和中国的企业对接起来实行无国界战略的事例,今后很可能会诞生“亚洲品牌”。日中化妆品国际交流协会放眼10年后、20年后,提出了“日创”理念。

Q:日本和中国的国内市场都在走向成熟。各自在全球战略上还需要解决一些课题吧?

杨建中:是的,我认为关键词是“SDGs(可持续发展目标)”。这是全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政府机关、民间企业的共同目标。这方面,在化妆品领域日本领先于中国。日本的幽雅文化很棒,但反过来,也可以说是不擅长积极PR。日本有许多百年企业,正是因为他们坚持可持续发展的经营。把这些视点传播给中国企业,日本的价值会进一步提升。日本所拥有的软价值,具有远超日本人自我认知的能量。其中一点,就是日本是包含可持续发展在内的“SDGs”先进国家。日中化妆品国际交流协会希望通过从日本向中国传播化妆品领域“SDGs”的意义及成功案例,加速实现“日创”。

(转自日本化妆品·日用品行业杂志《国际商业》,协助单位:日中化妆品国际交流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