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揭开金喜善宋允儿金喜爱的护肤保养秘诀

bnt新闻讯韩国女星金喜善、宋允儿、金喜爱虽已处于30代、40代的年龄段,但仍拥有不逊于20代的年轻肌肤护肤保养是,成为化妆品广告界的红人。

那么,她们三人能够维持年轻肌肤的秘诀是什么呢?这也是大多数人最为好奇的地方。下面就为大家揭开谜底。

?金喜善—补充维他命

金喜善平时通过补充维他命的方式进行护肤。而她补充维他命的方式有两种,分别是内服和外服。

金喜善会选择富含维他命C的猕猴桃面膜。猕猴桃中所含有的维他命C约是葡萄的7倍、苹果的17倍。具有美白、祛斑、提升皮肤弹力等功效。此外,她还坚持每天饮用果汁,起到预防皮肤老化的作用。

?宋允儿—彻底保湿

拥有“防腐剂肌肤”的宋允儿,因敏感性肌肤的关系不会涂抹各种化妆品。

然而,对她来说,补水保湿显得尤为重要。她会将涂抹有爽肤水的化妆棉,敷于面部20分钟。此外,她还会在洁面前,将沾有爽肤水的化妆棉置于冰箱中,洁面后马上敷于面部,以起到保湿功效。

?金喜爱—打造水光肌肤

金喜爱曾在JTBC综艺节目《Everybody》中公开了打造水光肌肤的秘诀,引起人们热议。其实,打造水光肌肤需要在化妆前,进行5个阶段的护肤工作。

简单来说,首先,需依次涂抹爽肤水、乳液及精华液。然后,再涂抹保湿面霜和面膜,这就是打造水光肌肤的方法。据说,金喜爱开车从家到美容院的过程中,也会敷面膜进行护肤。

? Editor’s Pick!

01. 迪梵猕猴桃保湿面膜(DARPHIN HYDRATING KIWI MASK)

这是一款含有乳木果油、猕猴桃、芒果萃取物,能补充肌肤水分和营养,令肌肤润泽并富有活力。此外,隐隐的果香能给人带来清爽感,适合所有肤质的特性,也使其成为人们居家护肤不可缺少的产品。

02. 美迪惠尔鲍鱼蛋白面膜(Mediheal Abalone Proatin Mask)

这是一款能提升肌肤弹性、增强肌肤活力的面膜产品。所含有的氨基酸、矿物质、鲍鱼萃取物等能为肌肤补充充足的营养和能量。此外,鲍鱼中的胶原蛋白成分具有显著的抗老化功效护肤保养是,有助于维持童颜肌肤。

03. 兰蔻(LANCOME)VISIonNAIRE PRE-COARECTING ADVANCED SKIN

该产品含有比视黄醇祛皱功效强四倍的LR 2412成分,能渗入肌肤深层,具有祛皱、缩小毛孔、整顿肤质等多重功效,有助于实现全方位护肤。

04. 欧舒丹(LOCCITANE)ULTRA RICHE FACE CREAM

该产品含有25%的乳木果油,能为干燥的肌肤补充营养。此外,含有的成分具有出色的保湿效果,能长时间维持肌肤的润泽感。梁完先李龙强/文 MEDIHEAL 美迪惠尔(原可莱丝),DARPHIN 迪梵,LANCOME 兰蔻,LOCCITANE 欧舒丹,bnt新闻DB/

bnt新闻投稿邮箱 news@bntnews.cn

郭为中(界面新闻高级副总裁)采访、撰文

云南,昆明,2022年9月8日。

初见郭振宇,个子不高,中国普通40多岁中年人的长相,很瘦很精干,穿着也很简单,深色的T恤杉、普通的西裤,在酒店午餐的一个包间里并不特别起眼。握手、寒暄,很随和。

吃完午餐,他拿起一个很大、似乎也很重的深色双肩包,斜背在右肩上,赶去二楼的论坛会场做主题演讲。一路上旁边有几个他的员工、同事陪同,他也没有示意让别人背他的包,别人好像也没有此意。就这样和我一路聊天,一路斜背着包走去了二楼会场。

他是市值700多亿的上市公司——贝泰妮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

他生于1963年,他不避讳说他自己60岁。

说起贝泰妮,第一印象是它创造的功能性护肤品——“薇诺娜”,名气不仅大,而且创造了地处边陲云南、却成为该品类中国第一品牌的奇迹。

在郭振宇身后,还有两个标签:他是第一个回国创业的美国终生教授,他在之前的企业还打造了“康王”品牌,同样的品类第一。

所以,他是科学家、名副其实的教授,也是企业家。

下午他的主题演讲结束后,他仍在会场继续听别人的演讲,直到后面有四家媒体需要轮着采访,他才起身去采访间,依然自己斜背着重重的双肩包。

以下是下午的访谈实录,话题很广,关于压力、植物等生物多样性的可持续开发利用与保护、健康美丽产业。

用做药的标准做护肤品

郭为中:郭董,您是学习什么专业?

郭振宇:我本科是无线电,博士是电机,博士后是生物医学工程,总的来说都是围绕电子。

郭为中:信息工程也叫电子?

郭振宇:是的。研究生当时是信息工程,然后无线电也好,信息工程也好,电力系也好,在国外就是一个电机系。

郭为中:TCL李东升,包括创维的黄宏生都是无线电的,他们做了家电,您反而没有。

郭振宇: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所以回到云南,开发云南的植物。

郭为中:后来在加拿大、美国做了多少年时间的学者?

郭振宇:我是在加拿大做了2年的博士后,算是独立研究员,做了一年的教授,是在蒙特利尔大学医学院,是搞医疗仪器,做了助理教授,然后去了乔治华盛顿大学做了6年的教授,然后拿到终身教授头衔就回来了。

郭为中:您当时已经拿到终生教授了,在美国很富足了。

郭振宇:2003年我回来的时候,我是改革开放以后第一个海归的美国终身教授,实际上我出国是非常感谢云南省的地方外汇的支持,1988年的时候当时我在云南大学做老师,云南省地方外汇给了云南大学4个奖学金名额,所以用的云南地方外汇。云南地方外汇给了我1万美金,当时的汇率是3万人民币,我当时做讲师,一个月就60多元的工资。

所以我觉得还是应该回到云南,为云南做一些贡献。虽然现在我的运营中心是放在上海,但是把税收都留在云南,因为总部在云南。昆明市五华区有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区(高新区),它有2万多家企业,我们这个公司运作10年,目前在高新区已经是纳税第一。我认为做企业,投资者要看回报,希望股票卖个好价,员工看福利,但是父老乡亲是看税收。

郭为中:您在美国待了15年,一直是个学者的身份。现在办企业,企业不仅仅是做研发,还要管理,这些工作的经验是哪里取得的?

郭振宇:以前是没有的,但是我觉得我的上半生对我锻炼最大是美国做教授的6年,就是从助理教授、副教授、终生教授,走这条路。一般在美国的大学里面,实验室晚上亮灯都是助理教授,都是拼那个职称。当时因为乔治华盛顿大学是一个研究型的大学,我教学和科研并重,在乔治华盛顿大学教了11门课,其中6门都没有学过,做了一堆研究。博士、硕士的福利和奖学金都是教授找钱。钱从哪来?申请政府的基金,像我们国内申请基金,还有是企业横向合作,他们给了钱。因为我的团队比较大,所以等于做一个教授是经营一个研发公司,我要每天看我的预算、收入,要把钱找来,要把成果做出来,所以某种意义上做研究型大学的教授实际上像是经营一家研发公司,所以听起来跨度大,但是我仍然要去管我的人力资源、财务以及整个运营。

郭为中:现在回到贝泰妮管理上要花多少时间管理和研发?怎么分配这个时间?

郭振宇:因为我是贝泰妮的CEO,以前贝泰妮初期的时候创始核心团队都是从以前带过来的,因此核心团队是因人设置;企业逐渐做大以后是因事配人,有可能是我的核心团队成员,可能是创业人员,可能是市场上找有相关经验的优秀的,所以总的来说企业初期的时候我自己既当演员也当导演,随着企业大了我就不演戏健康的化妆方式,就当导演。现在更大了,我就当制片人,把一个平台建立好,提供公平公正的环境,让人才脱颖而出。

对于一个企业来讲,这个企业能做多大取决于老板的格局,企业能发展多快,取决于人才培养的速度。人才怎么培养?一定要有营商环境。比如说昆明现在讲究营商环境,讲究吸引人才,如果人才到了昆明这块地方,如果没有好的营商环境也生存不下来。企业里面也是一样,如果一个企业里面没有好的发展,当然也留不住人才,我现在更多是从文化建设和战略方面多重考虑,做正确的事。战略决定我们的方向在哪,搭建整个公司的制度创造公平的环境,让人才真正出来。

郭为中:回到您刚开始创办贝泰妮的时候,彼得·德鲁克说过一句话“企业的目的是创造顾客”,这句话值得深思。您做“薇诺娜”品牌的时候,这是一个C端的产品,您什么时候觉得这个东西基本就成了?一下子销量就高了。

郭振宇:一是从销量,一个品牌过亿了,这个销售额起来慢慢就变成品牌了;二是消费者的评价,因为中国的市场太大了,当我们逐渐发现回头客越来越多,消费者对我们产品的好评也越来越多,并且大家都在通过口碑来推介。

郭为中:刚开始没有很多的预算,或者说也没有大量的资金做营销推广,主要是靠口碑?

郭振宇:对,主要靠口碑。“薇诺娜”是一个功效性的化妆品,比如说美白、防晒、敏感,我们主打解决敏感问题。产品研发出来后,还要经过若干安全性、功效性的测试。因为我是做药出身,有一种惯性思维,就是到底安全性如何、功效性如何,这个实验室说了不算,要去做临床,要让第三方去检验、去证实。

郭为中:但是它不是药,还是化妆品。

郭振宇:作为“薇诺娜”来讲有两种:一种是药械,这个是可以招标进医院的,它的品牌也叫“薇诺娜”,所以从医院逐步带动药店推广;另一种是化妆品,口碑带动电商销售。

郭为中:现在哪个好?

郭振宇:主要靠电商,“薇诺娜”还没有进入到其他的渠道,电商是全网覆盖,占80%的销售额,线下的渠道商占20%。

郭为中:回到产品本身的问题,您说中草药,现在很多化妆品公司都在打所谓的“草本概念”,面临竞争的问题,您认为您的功能性护肤品的核心竞争力在哪?

郭振宇:两个点,一个是用做药的标准来做护肤品。很多企业打草本的概念是把某种草本加进去,一半有作用,一半有故事。对于我们来讲,是真正针对每一种皮肤的问题来找这个问题产生的原因是什么,解决这个问题,作用的靶点是哪个?然后从云南的植物里面找到可以作用于这个靶点上的有效成分。比如说某个功效,在我的研发中心里面几十个模型,防晒的、祛痘的,它的功效性和安全性都要经过几十轮模型。这些模型是基于对皮肤生理学和病理学的研究。

郭为中:用药的标准在做化妆品,这个品类敏感肌肤的化妆品叫什么?

郭振宇:以前中国没有功效的护肤品这个品类,去年《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出台,才明确有功效性的护肤品的。

化妆品是用来遮瑕的,所以不在皮肤上产生作用,而我们的功效性护肤品是通过提取云南的天然植物的有效成分,使它和皮肤产生作用,产生的作用让皮肤健康,健康的皮肤才是漂亮的皮肤,所以我主张功效。比如说跨国品牌欧莱雅旗下的薇姿、理肤泉,法国的雅漾,它叫活性,在化妆品里面不是简单一个保湿,在保湿的基础上加活性成分,有的是对敏感的,有的对痘痘的,有的又是对其他的诉求,所以它叫活性化妆品,实际上就是我们中国所说的功效性化妆品。

郭为中:科技公司有很多专利,功效性化妆品行业当中有吗?

郭振宇:我的成分和制剂工艺受到保护,其实就是研发和成分专利,还有基础研究和临床验证。针对“薇诺娜”这个品牌,现在为止已经发了100多篇学术论文。

郭为中:因为我走访了很多化妆品公司,他们基本上也是因为某一个因子,成就一个新产品,这个因子是什么东西?

郭振宇:因子就是有效成分提取的专利成分,可以是化学合成的东西,也可以是海洋生物,也可以是植物里面提取的。现在国家有一个标准健康的化妆方式,从去年功效性护肤这个品类确立以后,针对这个品类国家有很多要求,你要拿得出证据。所以现在消费者也越来越理性,同时伴随着《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的出台,行业首先自律,这个市场也会越来越规范。

生物多样性:敬畏自然、尊重科学,坚定可持续发展之路

郭为中:很多国家都提倡ESG、生物多样性、企业社会责任,对于贝泰妮来说,是本来创办企业时就有这个理念,还是因为政府的推动正好契合?您刚才论坛上说挣钱是一个结果,只顾挣钱的企业不是好企业。

郭振宇:因为刚刚成立这个企业的时候,我与创始团队说,这家企业是社会价值导向,不是经济价值导向。不赚钱是有罪的企业,但是眼光很浅盯着那个钱就赚不到钱。社会价值导向要做到行业引领、推动行业自律。

云南的植物,我们可以去野外收,但是对环境是不是会被破坏?所以我们建了种植基地。有的东西人工种不出来,如果你的市场做开了,你得破坏多少的生物多样性?比如说红豆杉,把树皮剥下来对环境影响很大。人工不能种植,搞清楚以后来合成、生长。

其实作为云南来讲,因为它是生物资源基因库。实际上我们在做云南植物的筛选,在建一个库,主要是做云南的提取物,我们要把标准做出来,把单体复制出来,把研发锁定在植物上,包括做合成生物学也是为植物服务的,把植物提取作为化妆品原料、作为功能性食品的原料的源头。

郭为中:企业以后的永续经营您怎么看?

郭振宇:任何一个体系,包括人,都会死。企业也是一个体系,也会死。所以我们要坚定可持续发展。其实我在做企业的时候,讲究道,我的道是敬畏自然,包括今天讨论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就是敬畏自然、尊重科学。

郭为中:其实现在还有一种很流行的观点,我去年听过很有道理。一位企业家说“企业应该叫社会企业”,您怎么看这个观点?我创办企业的目的不是为了挣钱,它就是贡献社会。

郭振宇:企业最终是社会的,企业为社会服务。比如说我们这个公司现在有3千员工,这3千员工影响了3千个家庭,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也做一些事情,对于企业家来讲能够消费的东西有多少?所有的钱,钱少的时候比如说1个亿是你的,到10个亿一定是社会的,所以企业最终是属于社会的。

郭为中:我们谈一个更遥远的问题,像乔布斯过世了以后苹果还在,我们好比说留给后世最宝贵的一个作品是什么,一个文人希望留下一部小说或一篇诗歌,哪怕我离开人间还有东西在,像我的生命在延续,您想过这个问题吗?

郭振宇:作为一个企业来讲,我希望它永续,基业长青。像可口可乐,它是几代人传承,最重要的是它的品牌和文化传承,因为技术是日新月异的。实际上站在信息的今天,以前一项技术出来吃20年,现在一项技术出来半年就作废了,像手机一代一代的。

郭为中:您现在觉得个人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郭振宇:挑战挺多的,而且在这一生当中有很多的挑战,但是总的来讲,我这个人是比较乐观的,我认为没有克服不了的东西,大挑战、小挑战每天都存在。

围绕皮肤做透健康产业 做中国的奢侈护肤品牌

郭为中:您现在工作的分配时间怎么分配?具体在干什么?

郭振宇:我主要抓的是战略和研发方面的工作。我讲贝泰妮时,似乎贝泰妮就等于“薇诺娜”,但是对任何品牌和任何产品来讲都有天花板,“薇诺娜”也有天花板,中国没有一个化妆品单品牌超过百亿,我自己给“薇诺娜”的天花板是150亿。第二曲线是我今天在台上讲的奢侈品,如果中国能有化妆品企业打奢侈品打成功了,那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这个月我们会推出一个奢侈品品牌AOXMED 瑷科缦,是一款高端抗衰老的功效性护肤品,未来我们还会推出人工智能的皮肤病的诊疗(方式),我是围绕皮肤做透健康产业。

郭为中:是一个仪器还是?

郭振宇:是一个软件,手机下载以后皮肤有问题可以照张相,回答yes或no就可以告诉你用什么护肤。

郭为中:您这个年纪有没有想过干到什么时候可以交给职业经理人?

郭振宇:我有一个十年目标,十年以后我已经70岁了,我希望实现那个目标退下来,如果提前实现就提前退。